2017 北歐遊 赫爾辛基篇

從機場到市區有新建好的地鐵站,站體與車輛都很新,不知道隧道為什麼要挖這麼深就是了。到市區5€,比起斯德哥爾摩真是佛心來著的。

我們的旅館 (Holiday Inn)在火車站旁邊,因為歐洲系統沒有票口,旅館旁邊可以直接通到月台,不過不是去機場那個月台就是了。

星期天的問題就是沒有一家博物館有開,其他很多地方的公休日都是星期一,赫爾辛基都是星期日。適逢大雪,真的只能來場博物館建築物巡禮。

沒有開門的歷史博物館。

沒有開門的芬蘭宮。

有開門但是正在作禮拜,無法開放的赫爾辛基大教堂。

廣場上是亞歷山大二世,他是俄國沙皇。芬蘭早期是瑞典的一部分,後來被俄國佔領,成為有高度自治權的大公國,在亞力山大二世期間,自治權再度獲得提升,直到趁蘇俄二月革命時,芬蘭趁勢獨立。亞力山大二世的雕像,即便在後來蘇芬戰爭時也沒有被移除。

遠遠的東正教教堂。在俄國統治期間,俄國建立了赫爾辛基,所以這邊也有東正教堂。

沒有營業的市場廣場(Market Square)。

還好前往芬蘭碉堡的船有營業,來回5€。路上經過很多碎冰,甚至大到上面有鴿子駐足呢。

俄國歷史的重要驅動因素之一,大概就是「俄國要出海」這件事。歐洲列強,英德法荷西,甚至是丹麥都可以輕易出海,唯獨俄國出海之路茫茫。

黑海艦隊出海要經過克里米亞、土耳其到地中海,這邊發生很多戰爭。太平洋這邊則是搶了不凍港海森威,後續還有日俄戰爭爭奪旅順港。

在裏海這邊,出聖彼得堡後,波羅的海被芬蘭與愛沙尼亞南北包夾(赫爾辛基到塔林只要1.5小時船程),加上芬蘭邊界離聖彼得堡很近,芬蘭變成為俄國希望控制的對象。

芬蘭碉堡也因為這個理由存在,這個用來防禦俄國入侵的碉堡,就是瑞典防範俄國海軍建立。在島上的博物館,也可以看到這張從斯德哥爾摩到聖彼得堡的海圖,以及上面的堡壘。

堡壘到今日當然成為參觀的對象。

島上有民居、教堂。其實也不是一個島,好幾個島以橋連接。赫爾辛基本身老建築不多(二戰期間轟炸所致,然後估計他們也不像德國這麼愛復舊),反而在島上特別多。

整個島南北走完不用一個小時,就準備搭船回去了。島上的亞洲遊客比例不少,很意外韓國客人幾乎沒有,台灣與新加坡倒是遇到不少,沒有遇到韓國人。

回到市區我們吃了Fazer Cafe,是芬蘭巧克力品牌Fazer開的。我們已經吃過Karelian Pie( 派裡面包的是很像馬鈴薯口感的飯),這次就試試肉桂捲以及不知道是不是芬蘭口味的鹹派。咖啡有附一個巧克力,後來我們在機場也買了。

車站也是參觀的景點,這個車站的大門還是用古老的木門,大廳的吊燈也顯得很古典。

旁邊有人在溜冰。

時間不大多,快閃的赫爾辛基之旅也就結束了。好險這裡大部分景點都很接近,所以主要景點都稍微逛過了(當然有很多地方沒有開),搭上火車往機場前進。


芬蘭希望把赫爾辛基機場作為北極航線的樞紐,這個機場確實也蓋的很不錯。每個機場設計都有點不同,這裡因為歐盟內航線多,所以是先安檢,最後才過海關。

本篇發表於 芬蘭 Finland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