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 北歐遊 追逐極光篇


從赫爾辛基機場到羅瓦涅米(Rovaniemi),大概是一個小時40分鐘的航程。從機場到市區有7€的機場巴士,在每一個航班到達都會有。不過事實上搭乘公車會更便宜,只資訊不大容易取得。我們到達的時間是下午的兩點多。

機場裡就有北極圈的示意圖,羅瓦涅米就正在北極圈上。

我們這次住的旅館叫做 City Hotel,大概價錢是$200美金左右,在我訂旅館的時候,市中心只有這間可以選擇。這間旅館其實有將近40年的歷史了,經過裝修內部還頗為新穎。

在旅館稍事休息後,我們前往預定晚上的極光行程。在我們預定的時候,其實天上還有點飄雪,而且有越來越大的趨勢。甚至連旅遊中心的小姐。都提醒我們今天晚上的風險有點大,不過這次的北極圈快閃之旅只待一個晚上,所以還是把行程訂下去了。

旅遊中心旁邊的街景。

在旅遊中心(網站寫得很好)主要有兩個選擇,一個是89€五個小時的極光之旅,往返的車程是兩小時。另外一個是54€兩小時的極光之旅,往返的車程2小時,提供國語與廣東話服務。初步估計了一下,第二個選項與某國旅行團併團的風險比較大,加上第一個選擇看起來是比較大的旅行社,而且在野外有自己的休息中心,所以還是選擇第一家 Lapland Welcome

極光行程的集合時間是晚上八點,從行程上看來旅行社會從各大旅館開始接人,因為我們的旅館在市中心所以是最後接。

在訂完行程到晚上出發的期間,就是我們在市中心逛街的時候了。羅瓦涅米的市中心應該是北極圈城市中最熱鬧的了,這也是我們選擇來這邊的原因。本來也考慮過去瑞典的Abisko,想到交通的狀況以及超市的補給,還是這邊比較簡單一點。

我們到達的時候,根據旅行社人員的說法,算是比較溫暖的,零下負八度。

路上有很不錯的購物中心,我們在一家叫做Stadium的店逛得比較久,這家店的經營方式跟迪卡儂很像,但是冰上用品選擇很多,我們在這邊買了滑雪用的雪鏡,只要30€。

路上有號稱全世界最北的麥當勞,但是我只有進去看一看大麥克的價錢而已。我們指的是旁邊的一家漢堡店,叫做Scan Burger,還蠻好吃的,薯條炸得很不錯,還有一個種加荷包蛋的漢堡,我以為這個只有在台灣才有。

一路走到河邊的極地博物館,花了12€進去,這個博物館的建築風格很酷,有玻璃屋頂非常挑高的大廳,旁邊有兩個展覽廳。

我注意到館內二次大戰期間芬蘭歷史的部分,後來還上網查了一下維基百科。在二次大戰期間,蘇俄曾經入侵芬蘭,在1940年打了一場著名的冬季戰爭。蘇俄動員了將近百萬的士兵,對抗兵力可能只有10分之一的芬蘭軍隊。那個冬天芬蘭的氣溫,降到了零下30幾度,蘇俄的坦克部隊在森林裡幾乎寸步難行,成為芬蘭游擊部隊狙擊的對象。

戰爭的結果,芬蘭還是戰敗,但是並沒有像蘇俄原本設想的在20天內打敗芬蘭,反而給予國際社會堅強的印象。所以芬蘭即使戰敗還可以保持獨立,割讓的10分之一的領土給俄國。

在三年後,芬蘭跟軸心國德國合作,德芬聯軍聯手進攻聖彼得堡,芬蘭也拿回了割讓的領土,史稱繼續戰爭。但是好景不常,德國在後續戰爭不順,蘇俄再度進攻芬蘭,芬蘭也向同盟國投降,並對在國內的德軍宣戰(德國當時佔有與芬蘭北部相鄰的挪威,且佔有戰略物資鎳礦),戰場就在拉普蘭,史稱拉普蘭(Lapland)戰爭

羅瓦涅米在冬季戰爭期間,就已經轟炸多次,在拉普蘭戰爭期間也被德軍轟炸,城市幾乎全毁。因為如此,所以目前的城市建築物都很新穎,跟其他北歐國家的建築都不一樣,反而比較像美國。

看完博物館,我們到附近用晚餐,是很特別的羅馬式披薩跟甜根菜燉飯,口味不是太合我們的口味。

在吃完晚飯之後,我們在旅館大廳等待旅行社的人員。本來以為他們要帶我們上車,結果其實他們是帶我們到旅館附近的旅行社辦事處換衣服。來之前沒有查清楚,不知道這邊的旅行社在所有的戶外活動時,都提供衣服,本來還很擔心自己身上的衣服無法面對晚上的天氣,算是多慮了。

下面是網路抓的示意圖:

換完衣服之後,是1小時的車程,前往西南方,甚至有點接近瑞典的地方。Lapland Welcome這間旅行社,在當晚有三個行程,看極光89€,極光加麋鹿129€,極光加雪上摩托車159€,但是都是到這個休息中心。

我們運氣很好,本來還在下雪市區,到了郊區竟然可以看到滿天星斗,天邊還出現了極光,導遊忙著催著我們往附近的山頭爬去。山頭是一個360度都沒有阻礙的地方,極光更佳清楚。不過即使已經離開市區一個小時,市區方向竟然還有光害,離市區近的選項可能更糟。

接下來就是一點小怨言,各大部落客在作極光文章都放了很酷的照片,但是幾乎沒有一個人老實指出,這些照片大多都是靠長曝光來的,肉眼根本看不到。

也查了一些文獻,大概就是極光的強度還是可以靠運氣,但是極光的顏色,例如紅色(太陽風與氧氣的交互作用)或綠色(氮氣的)就要靠數位相機了。一般狀況下,人眼只能看到白色的光。

我們還是很幸運跟在一個荷蘭人旁邊,可以隨時比較他的相片跟我們的肉眼。他說他來這裡第38次了,本來是想在太陽風最強的三月或九月20日來的,不過跟他來芬蘭出差的時間搭配不上。

看完極光後(大概兩小時),除了荷蘭大哥外,都到帳篷(也像蒙古包啦)裡吃烤香腸。芬蘭式的帳篷稱為teepee,芬蘭天氣這麼冷,這是當地發展出戶外活動的方法。仔細看跟最近頗為熱門的熊帳Nordisk還蠻接近的。


上圖是Teepee的示意圖,我從網路找到的。

我們在帳篷裡生火烤香腸、雞塊、鬆餅等,導覽了背了熱水讓我們喝熱飲取暖。導覽是西班牙籍,是來這邊唸書的學生,邊幫我們服務邊介紹芬蘭這個國家。比較印象深刻的就是這是一個熱愛戶外的國家,也是一個徵兵制的國家(你想想旁邊是俄羅斯)。在當兵時他們很重視在野外的求生技巧,如何在野外生火等等。

其實導覽們大多數不是芬蘭人,當晚有俄羅斯、英國、西班牙人,都是用英語溝通,據俄羅斯導覽說,在羅瓦涅米其實用英語過生活也不是太困難。

說是一個五小時的行程(清晨一點到市區),其實到旅館已經兩點半了,此時街上還有些行人,我猜來自酒吧或者也是其他極光團的人吧。

早餐很不錯,美式的部分有炒蛋但很弱。歐式的部分就很強,起司麵包火腿優格等等都不錯。比較厲害的,是來自於北歐的食材,譬如說瑞典的Meatballs 、芬蘭的Karelian Pie( 派裡面包的是很像馬鈴薯口感的飯)、燻鮭魚等。

早餐後前往聖誕老人村,市區有公車可以直達。接近十一點(我們昨天很晚睡),聖誕老人村的「聖誕老人辦公樓」已經滿滿都是人,加上合照也不便宜,我們就放棄了。想不到,中午經過雪板區,聖誕老人正在拍滑雪板的公關照,很幸運(沒花錢)終於見到他的真面目。

紀念品店可以購買明信片寄回家,也可以填表指定聖誕老人在今年聖誕節寄信回家。要價8.5€,我發現網路上就可以填這個表,就不急著花錢了。

聖誕老人村跟輕井澤很類似,有餐廳、旅館、購物(小的多)以及戶外活動,包括麋鹿、雪板、雪上摩托車等。都是園區裡單獨的建築物。

我們先打了29€的麋鹿,大概是20分鐘約一公里的行程。麋鹿沒有冰雪奇緣那麼大隻,雪橇倒是很類似。

深入森林裡的感覺很好。其實麋鹿在卡普蘭是養殖類的,餐廳裡也可以點到麋鹿大餐,只是搭完麋鹿車我們就不想嘗試了。

雪上摩托車則是一人75€(後來才發現這家Nord Wild Life雖然在園區,不是聖誕老人村的),兩人一台車,一個小時,在森林裡鑽來鑽去很值得。在台灣騎摩托車這麼久,雪上版本其實很類似,只是車頭轉動要很用力。

在森林我又想起了在森林裡的冬季戰爭與卡普蘭戰爭,在坦克寸步難行的森林裡,誰出鬼沒的芬蘭軍隊怎麼與俄國與德國作戰。

這樣一天玩下來,還是蠻累的。本來以為來到北極圈,主要是來看極光,但是後來才發現極地的戶外活動,真的是蠻多元的。

回程我們便往赫爾辛基前進。這次我們開了芬蘭航空的斯德哥爾摩往返羅瓦涅比機票,但是回程中停赫爾辛基可以待一天。

本篇發表於 芬蘭 Finland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One Response to 2017 北歐遊 追逐極光篇

  1. Jimmy 說道:

    你好,我們有一場講座關於國外露營的經驗約2小時,不知道版大有沒有興趣,有興趣的話再麻煩跟我聯繫,謝謝。​yang.jimmy@natgeomedia.com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